公海娱乐官方网站-公海710登录网址

职工文苑

花园煤矿在我心中是最美

公海娱乐官网 2019/10/25 17:12

我是个煤二代,自小就听着落陵的故事。

父亲是个掘进工人,八十年代进的落陵,和千万普通煤矿工人一样,他也那般普通。他个子不高,留了两撇小胡子,白净的脸上总堆着那个时代最质朴的笑。他平时穿的很干净,总是一副虚静、恬淡的样子,难以想象他满脸煤泥,穿的灰不溜秋地趴在狭窄的满是泥水的巷道里,拼了命的挥着镐头,死撑八个小时亦或者十小时的场景。

起初年纪小,以为煤矿工人的工作和那个时代工人的荣耀一样闪亮。直到有一天,在课本上看到一个煤矿工人的照片,我震惊了。在灰暗的洞子里,穿着丑陋、破旧衣服的工人,脸上抹的净是煤灰,只露出两只眼睛和一排一点也不漂亮、不光洁的牙。当讲课的伯父告诉大家父亲的工作就是这样时,全班一阵轰动,有几个尖酸的声音“他爸原来做这么烂的工作啊”。

我带着课本回家的时候,母亲说父亲的工作大体就是这样,不过她也没亲见过。我等着父亲回来,他倒一脸轻松的回答,“平时就这样,有时还不如这”。我不开心,心情都堆在脸上。父亲以为我瞧不起他:“我挣钱给你花,你还嫌我丢人了”。我只是沉默,不愿相信父亲做的工作会这样艰辛,都是他平时的轻松、开心骗了我。

我没嫌父亲的工作丢人,随后我还对同学讲,将来也要进煤矿。

大学毕业后,我如愿被分配到花园煤矿,刚来时就觉着这地方还挺漂亮,疑惑这是不是煤矿,怎么会这么干净。我的工作岗位是井下皮带机司机,第一次下井,出了罐笼,看到副井通道豪华装修的时候,着实惊了一下,不禁感叹这环境也太豪侈了。师父笑着提醒,“咱那不这样”。等我到了机台的时候,才发现确实不那样,同样是井下,这环境差距也太大了。好在我是农村来的,还能适应这湿热、昏暗、混浊的环境,“也没想象中那么遭吗”。

不觉,来花园煤矿已有九年,开过皮带,待过机修厂,现在在矿企业管理办公室负责环保监察和制度体系的建设与考核。有过苦涩,也有劳累后的开心。这里和别的地方太不一样,有一群人固执的熬在煤矿,哪也不肯去。不怕苦,也不嫌累,为了家人,为了生活,就默默的熬着。我有很多关系很铁的工友,大家一起霍煤,一起推重车,一起除锈刷漆,一起处理矸石堵眼,一起肩挑背扛,一起安撤皮带,一起熬夜,一起晚上井,也一起吃着馒头里不小心蹭上的煤灰,下班后一起开心的逛县城,找美食。和他们在青春的时辰遇见,然后一起修饰这最美的华年。

花园煤矿应该是最美的样子,因为花园有我,我给了她我最美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▉花园煤矿 杨文超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